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刘斐皇室女人礼仪与东西文化传情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9 08:27:33

月经不调如何改善
月经不调日常注意什么
月经不调哪些症状

导语:“赋予每一款珠宝作品以生命,或灿若夏花,或形似生灵”---刘斐

他的拥趸中不乏明星名流,英国皇室、沙特皇室和英国首相夫人都曾在重要的社交场合佩戴他的作品。他是英国最高级别的珠宝大赛百年历史上首位获奖的中国设计师。奥地利作家Stefan Zweig曾经在他的第一部小说《艾利卡埃·瓦尔德之恋》中写道:胸针之于女性,象征大过于装饰,因为它是所有饰物中唯一不和女性身体发生接触的特例。而他的一枚胸针成了凯特公爵夫人的“见面礼”。8月9日刘斐接受了本报专访。

公爵夫人看上了我的胸针

重青:你参加了去年英国女王庆典,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?

刘斐:2012年是维多利亚女王60周年庆典,按例每个城市都要向女王献上礼物,我是代表伯明翰参加的。当时还因为车祸晚了30分钟,特着急,生怕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重青:后来呢?到那边你遇到的第一个皇室成员是谁?

刘斐:一到教堂,我就赶紧问旁边的人凯特公爵夫人到了没。那人微笑着说还要等会儿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没过多久,凯特公爵夫人就从后门出来了。行礼的时候,她看到我佩戴的胸针,夸说胸针很漂亮,我便回答“谢谢,殿下”,并讲述了胸针设计背后的故事。然后媒体就把我包围了,我成了比珠宝还亮的亮点。

重青:珠宝展上都有哪些亮点呢?

刘斐: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是在英国历史上第二个执政超过60年的君王,为了纪念这历史性的一年,女王在白金汉宫举办珠宝展。展出品除了近两个世纪英国皇室成员佩戴过的珠宝外,还有包括女王的私人收藏。有1856年的花朵钻石胸针,中央是一颗祖母绿切割的钻石,旁边围绕着12颗钻石,由R S Garrard制造而成。在1856年5月,这枚胸针被土耳其的苏丹献给了他的皇后,随后传到了爱德华七世的手中,他的配偶经常佩戴。维多利亚女王是从1953年开始佩戴这枚胸针的。还有枚粉钻花饰胸针,它镶有一颗坦桑尼亚23.6克拉的粉红钻,这是加拿大地质学家Dr. J.T. Williamson在1947年的时候,赠送给女王的结婚礼物,也是目前全球质量最佳的粉红钻。1953年,卡地亚用200颗小钻石搭配这颗粉钻,最近制成了这枚胸针。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曾佩戴这枚胸针出席了很多场合,比如1981年,她的儿子查尔斯和戴安娜的婚礼,以及2009年在白金汉宫会晤奥巴马总统和总统夫人。

重青:在珠宝展上,你的作品是什么?

刘斐:主要是“满天星系列”和《私语》系列。

重青:能分别介绍一下吗?

刘斐:“满天星”,灵感来源于一种盛开在铁路两旁的盛开的小花。设计采用了状支架的结构,每一朵花朵都采用贝母镶嵌,花瓣之间夹杂着一些钻石。而《私语》系列的灵感来源于泰国的兰花。这种兰花很妖艳,很性感,整个团队花费了一年的时间。

设计背后的皇族礼仪

重青:对于现今的女士而言,佩戴胸针可谓简单之极,只消随便往领口或胸前一别,或是扣于丝巾之上,便能打造出万种风情。那么对于皇室成员胸针佩戴具体来说有那些不一样?

刘斐:胸针很讲究,也很流行。伊利莎白二世就喜欢将胸针垂直佩戴在左肩上。

重青: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胸针的种类搭配吧。

刘斐:项链胸针

如搭配珍珠项链,圆形或椭圆形的胸针可扣于项链之上,作为装饰的一部分,而不必佩戴在胸前。

左胸胸针

王室的胸针如单独佩戴,一般佩戴于左胸,因为左边是心脏的位置,而绝少会佩戴在右胸。

纯色原则

为了突出胸针的美态,正式场合胸针必须佩戴于纯色的衣料上 ,它很少与花纹衣饰搭配。

男士胸针

皇室对于男性佩戴胸针也有严格的规定:正式场合,徽章类胸针必须置于燕尾服领上或袋口之下,普通场合,穿带领的衣服时胸针要佩戴在左侧;穿不带领的衣服,则佩戴在右侧;发型偏左时佩戴在右侧,反之则戴在左侧。

与绶带搭配

在重大场合,王室成员一般都要佩戴东道国君主所授予的荣誉勋章以表示尊重,而这些勋章都搭配有不同颜色的绶带。而王室女性往往会在绶带上端靠近肩部的位置加以胸针固定,而将其徽章置于右胸或腰间。

胸衣胸针

一般的皇室胸针都是简单的单个形状,而最正式的“胸衣胸针”通常呈牛头状,长达40厘米,由三个部分组成,必须佩戴于特制的胸衣正中。

重青:你认为,皇室珠宝有什么特点?

刘斐:皇室珠宝做工精细讲究,不过定制设计方面很少了,一般只是维修,这些胸针和项链都是继承而来。在佩戴方面,皇家礼仪也早已经约定俗成。

重青:你对英国皇室的印象如何?

刘雯:与凯特伯爵夫人的会面,为我的珠宝赢得了声誉。英国皇室留给我的印象是不官僚,很平和。所以在参加英国皇室的珠宝展时候,连穿着打扮都跟平时一样自自然然地去了。

重青:英国女王呢?

刘斐:英国女王都很亲民,日常生活比较简约,但他们作为国家和民族的象征,老百姓又都拥戴。在珠宝审美艺术方面他们没有比较特别的趣味。奢华也好,瑰丽也好,都是根据自己的喜好,艺术品位,审美内涵来选择。他们需要更有个性和个人印记的珠宝。

重青:除了英国,你也接触过沙特皇室。对他们的印象又如何?

刘斐:沙特皇室宗教礼仪比较隆重,见过一次面,交流不多。交往中比较慎重,了解宗教信仰和民族禁忌是必修课。

被颠覆的中国式思维

重青:珠宝设计需要灵感吗?

刘斐:珠宝设计的创作,离不开灵感。灵感的体现是漫无边际的,是分分秒秒生活的抒发。生活中的一切美好都可以被艺术地夸大其美丽,成为设计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。从起床的第一刻开始,灵感便无时无刻地“萦绕”在身边,需要的是细心和敏锐的观察。“欢乐的喷泉”耳环设计,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设计大奖——“英国金匠精工艺与设计大赛(The British Goldsmith Craftsmanship and Design Award)”一等奖。

重青:它的灵感来自?

刘斐:很偶然。一天,我正匆匆地走过市中心,猛然抬头,忽然看见一直伫立在路边的喷泉,那跳动的水花、明媚的阳光、蓬勃的动感让我脑子里瞬间闪过“欢乐”这个词。我立刻飞奔回去根据这些灵感勾勒了一副耳环的设计草图,名字就叫做“欢乐的喷泉”。这算是我自己设计理念的一次突破吧。

重青:在你的创作中,传统的中国文化影响大吗?

刘斐:我在瑞士巴塞尔获奖的作品“水之彩”项链就包含着一个独属于中国的色彩秘密。这款项链中运用了很多颗具有不同美妙色彩的圆润珍珠,我对大赛的加工方说,我作品里的每一颗珍珠都必须来自中国,因为只有在中国才能找到那些和我的设计图颜色吻合的珍珠。

重青:你怎么定义中国元素?

刘斐:中国元素不仅仅是龙、中国结、竹子等表象符号,而是东方的审美角度,是细部的精致、材料的考究。这种独属于东方的美感常常就这样被我在潜意识里注入在作品之中。

重青:你怎么看待这种东西方的差异?

刘斐:东西方文化的不同决定了二者的差别。西方设计更注重内心情感的抒发,突出自我感受和独特性;而国内的设计目的性非常强,并且中国设计有注重细节的传统。尽管有冲突,但在我看来,文化就是美丽的变化,而珠宝设计需要随物赋形,是内心世界的表达。

重青:你的珠宝设计主要持那种理念?

刘斐:最初我对珠宝设计的理解是美术加珠宝,后来得到了颠覆性答案。从绘画到珠宝设计,从中式教育到西式教育,我也遭受过无数巨大的文化冲击。我至今依然记得在英国的第一件失败的作业:老师要求我们用铜片为原料设计一只胸针,我把自己的作品交上去的时候才发现,其他同学都用三维的理念重新修饰了铜片,使简单的铜片具有立体弧度和美感,而我只是将铜片叠加在了一起。那是我第一次理解什么是立体和三维,我对珠宝设计的认知终于从平面来到了立体的世界。

珠宝传情 并非玩艺术

重青:你觉得珠宝设计最重要的是什么?

刘斐:我觉得珠宝设计需要赋予每一款作品以生命,或灿若夏花,或形似生灵。寄一份情,藏一个故事,是珠宝设计师创作的基本要求。

重青:怎么用珠宝来“藏一个故事”?

刘斐:我喜欢用珠宝讲故事,设计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,尝试别人没做过的事情,帮每个客人找到心中那个特殊的自己。特别是定制珠宝,运用不同材料,搭配多种色彩,最终使珠宝背后所讲的故事能与佩戴者达到完美的结合。这是设计师的人文关怀。这款珠宝承载着一段旧时光和旧时心情,与主人之间有一个故事相连,就具有了专属性。他物不能替代,得此一枚,唯有珍惜,这也是人们喜欢定制的原因之一。设计为设计对象服务,如果偏离设计对象,那是纯艺术,那是玩艺术。

重青:纯艺术不科学,那珠宝设计需要哪些实际技术呢?

刘斐:在印象中,国人总是觉得珠宝设计无非是宝石、黄金,应该价值连城。其实这样的理解很片面,珠宝不光等于宝石,它还是设计师内心世界的展现,是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对情感的抒发。其中涵盖了社会学、人类学、宝石学、历史、美学、设计学和人体功能学等内容。

重青:你认为中国的珠宝设计有生命力吗?

刘斐:中国的珠宝设计刚刚起步,提升设计水平需要一个过程。目前,中国人更看重的是材质的价值,而非设计和创造性。

重青:对此,你有什么建议?

刘斐:我并不觉得这个特点会降低设计师的价值。设计师并非为自己设计,要学会综合自己的才华和客人的需求。同样的材质,你可以做得很内敛和低调,也可以做得高调和夸张。最重要的是要改变大家固有的思维习惯,大胆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,利用设计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,创造无限的价值空间,给消费者最直接有效的冲击。

重庆设计不能模仿香港

重青:说完大中国,我们再来说说重庆。你也是重庆人,你怎么概括重庆人的性格?

刘斐:重庆人有一种敢爱敢恨,吃苦耐劳,不无艰险,自强不息的精神。

重青:这样的重庆精神对你的珠宝设计有哪些影响?

刘斐:这种精神直接影响了我在珠宝设计上的成功。

重青:你觉得重庆人的珠宝审美如何?

刘斐:重庆的珠宝还处于孕育期,美和时尚的态度有待提高。在欧洲人们更多的是为自己而戴,这边则有一些观念是戴给他人看,像是面子工程。我认为一件可以配戴的珠宝首饰,能成功地展示配戴者的性情和品位。

重青:你认为这样的审美需要怎么提升呢?

刘斐:先不说珠宝的审美,其实这些年重庆城市变化很大,但我认为她越来越没有自己的城市符号了。舶来的建筑,抄袭模仿的国际化,很让人担忧。比如纽约·纽约跟美国的相比,那简直是天壤之别。我最反感什么说重庆像香港、像上海的话,对我们来说,重庆不能留下这样不伦不类的印象,比美国还美国。一个城市应该有自己的色彩和味道,有历史、文化的积淀,这才是城市应有的审美。

《古剑奇谭》曝幕后拍摄花絮 粉丝疾呼“此剧组多半有病”
一盒面一家人轮着吃“大鱼大肉”谣言让灾区很受伤
揭秘胡海泉娇妻:04年首曝光 跳舞出身

相关推荐